想为自己的MacBook、iPad及iPhone增加一点新年气息?Apple特别邀请了五位国际知名的华裔艺术家,设计一系列以鸡年为主题的「Made in CNY」农年新年插画,可以作为电脑、平板或手机背景使用。其中一位设计师Victo Ngai倪传婧更加是在香港长大,月初她特别应邀到广东道Apple Store分享设计经历,更为现场参与分享的朋友示范以iPad作画。Victo倪傳婧是一位在香港長大,近年備受注目的年輕插畫師。(區慶威攝)Victo倪傳婧是一位在香港長大,近年備受注目的年輕插畫師。(區慶威攝)

今次Apple邀请了五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华裔艺术家,包括Victo Ngai、Eszter Chen、Zhou Fan、Ye Hongxing及Jiang Shan,为大家製作充满新春气氛的电脑、平板及手机主题。记者就把握Victo在香港出席Apple活动的机会,访问了她关于创作上面,特别是将新科技应用到艺术创作上的一些心得。

曾经入选福布斯Forbes 30Under30 (Art & Style)“30岁以下30位俊杰(艺术时尚)”榜,连续七年入选Communication Arts插画年鑑,并荣获纽约插画师协会金奖,大中华插画奖金奖等的Victo,其实是在香港长大的。出生于广东,两岁跟爸妈搬迁到香港,Victo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其实是圣士提反女子中学的美术老师Eileen Tsang。当年成绩不俗的Victo,一如香港不少的中学生一样,面对中学会考上选科的现实考虑,曾经希望向其他更「实在」的专业发展,不过老师Eileen却因为Victo的天赋, 更主动牺牲了个人休息时间一对一去指导Victo。而Victo亦向家人建议,只申请一所世界上公认最好的艺术学校:罗德岛设计学院,若果不成功就选修其他更实在的学科;结果Victo就在2006年在罗德岛设计学院主修插画,展开四年的留学生活。

Victo解释作为一个插画师,解题部分是工作中最有趣亦最重要的。因为工作的缘故,Victo会接触到来自不同界别,由经济到科技到医疗等不同范畴的客户,令Victo可以在每一次创作上,可以透过为不同题目作资料搜集,去了解到更多新的事物。而相对地,客人对题目要求愈清晰,没有太多想像空间的作品,就未必是Victo会觉得符合自己一贯口味的作品。

记者特别喜欢Victo在分享的时候,提名为一个检查乳癌的仪器所作的插画。由于该插画是出现在美国方面的刊物,考虑到相关法例,Victo是不可以在画中直接绘画女性的乳房。Victo的插画考妙地以一个迷宫去表达女性的身体,医生就在迷宫中,拿著电筒,找到了代表乳癌的怪物。插画含蓄得来,却可以将讯息清楚表白,可见作者的功力深厚。

而今次Apple主动接触Victo的农曆新年创作,在作品的要求上只是简单的跟电话有关,以及有一点传统元素又不用太传统,Victo自己觉得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所以是颇喜欢这一次的创作。Victo今次的作品《吉星 照》(Luck),是以一群穿著鸡年服饰的小朋友在城市中载歌载舞,引出大鸡闻歌起舞作主晨,城市中的大厦都是以乐器构成,代表了Apple这个品牌与音乐间的密切关係。

Victo在回应参与其分享会的朋友提问时说到,因为有了好像iPad Pro一类科技的帮助,令到什麽地方都可以是工作室。以这一次为期两个月的作画为例,其实是分别在美国洛杉矶、香港及欧洲等不同地方一直进行。若果以传统的方法作画,单是携带大量的纸笔、画具等,已经令到整件事不太可能。而她自己会觉得,在iPad Pro上作画的感觉,比起在电脑前用绘画板,感觉上更接近以纸笔绘画的感觉;既可以在iPad Pro抱著来画画,亦可以随意旋转iPad,绘画不同部分。而且以新科技辅助绘图,可以简单的製作不同的图层,方便将作品製作动画,或转换到不同的大小、或不同的横、直度画面上显示。

不过,Victo自己还是不会完全依然数码科技来作画。她觉得引入数码科技之后,虽然绘图有任何出错都可以立即修改,但就是这种可以无止境修改的出现,令作画跟以传统画具绘图,有了很大的分别。以往画家为迁就笔触而在作画上的适应,是画家风格的一部分,而且一些好像笔迹移了位、颜色不似预期等的错误,以往由于无法用一个「返回」键去修改的关係,画家需要因应这些意外,以技术去弥补,出来的效果很多时候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那种不经意的happy accident亦是每一幅作品风格的一部分,在数码化的世界裡面,就没有了这些令人出奇不意的惊喜。对于Victo来说,数码化的最大好处是,在上色的一部分,她可以短时间内尝试大量不同的组合,找出自己觉得最合适的颜色配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