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造形艺术,是指透过视觉欣赏的艺术表现形式,如绘画、雕塑、工艺、设计、建筑等构成美感形象,在空间艺术、视觉传达、造型上的创造与设计。「造型」乃是「通过五官感觉捕捉到的物体型态」,亦为外型与轮廓,而造型的诞生与「五官感觉」有绝对性的关联。被誉为「亚洲设计鬼才」的日本平面设计大师杉浦康平Sugiura Kohei,长年研究亚洲图像,他认为美的造型是建立在源远流长的「生命记忆」基础之上。《造型的诞生》为衫浦探讨造型的观察与分析著作,其中也蕴含了杉浦康平的宇宙观,西元2000年雄狮美术出版中译版,即使距今已十多年,对平面设计师而言仍然是经典重要著作。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Sugiura Kohei,1932出生,今年85岁)出生于日本东京,少年时期受战争的影响,接受的日本军国主义的教育成长。毕业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建筑科,并且在西德乌尔姆设计学院(Ulm Institute of Design)担任客座讲师,在德国的教学体验,让杉浦康平深入地了解和学习了西方的理性主义设计思想,也发现回溯文化根源的重要性。结束了乌尔姆学院的教学工作后,返回到日本的他,开始对印度、泰国、印尼等亚洲国家的文字进行深入研究,他将欧洲的理性主义与东方传统文化相结合。基于建筑专业的学科背景,杉浦康平喜欢像设计建筑一样对待现代书籍设计,创出一套自己的装帧设计风格。在他大量的书籍设计作品中,可以看出其东西融合的排版风格,匠心独运的书脊设计和冷暖协调的色彩运用等三大书籍创作特色。杉浦康平拓宽了书籍装帧设计的表现手法,成为亚洲现代书籍设计的先行者之一。

/造型的诞生均来自生命记忆 /

造型的起源需师法自然,回归到宇宙的开端,再见到各种「造型」,尽管主题各异、超越各国文化范畴,但仍然相互「连锁」、相互「照应」,将文化的广博凝聚在一起。蕴涵于形形色色事物渊源的对称性、对立性,从人的两个眼球或右左对称的手,以手指结扣的造型、涡旋纹样、曼茶罗佛像图,文字、书籍、地图乃至宇宙观,并对原本两个事物的对立面互相流动、互相融合、变为一体,即「二即一」的过程做了观察和分析。在西方印象派以赛尚为首,观察自然形态,主张扬弃传统素描,将物向还原成圆形、圆锥形、圆柱形。而在设计构图中,将一切图像回归于构成图形的重要元素——点、线、面。无论是属于平面、动态或立体,皆最基础概念为开端,进而转化成各种不同的形式所成。

杉浦康平在《造型的诞生》一书中,由宇宙开辟的日月之光为开端,研究古代的神话故事及传说就可以窥见其造型的传承。汉文字的起源,以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之六书为依据,可以看见人类文明隐藏着宇宙的力量。在其他书籍及研究中,有对于神兽的记载,并非人类的原创,而是「真实存在」,造型源自于人类对于大自然的仔细观察,并且给予艺术化与简洁化,呈现在长远过去浩瀚时间之流间的艺术创作中。

生命の树・花宇宙》中,杉浦康平提出「万物照应剧场」,这即是贯穿古代中国或古印度的「造型哲学」之根本原理,亦即「万物相互照应」。他认为在亚洲各地「对称的造型」是相当常见的现象,对称的事物往往在进行交替关系,就如同太极的变化转换,东方文化不把阴阳作用单纯看作一分为二、相互对立的独立之物,就像太极一图,象征阳面其实在不知不觉中被阴面所吸收,同样,阴面也被阳面给吞掉,双方互相吸纳,产生永无止尽的流动涡旋。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一个物体中存在着两极。而二个物体又会努力融为一体。对称的造型时常产生深层次的交替及融合)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提到,圆与方的造型具有重要的象征性。在古代东方,圆形或球体表示为「天」的半球,而方形平面则表示「大地」——天圆地方)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发现在世界各地的古代文明中,不仅有起源于植物的涡旋,还有各种涡旋图样,而涡旋纹是永恒生命的象征。在人体内潜在的种种涡旋使人对于涡旋产生强烈的沉醉感,令人目眩神迷)

/五色相会 /

「时令的新鲜,时令随着时间而变化,最终回归于一个个性。运动、优游,然而最终暗示一个个性。」

《银花季刊》杂志是介绍日本及东亚各国的工艺、美术和文化传统的老字号刊物,杉浦康平为其设计封面的历史长达35年。他替《银花季刊》的封面和封底设计了两个相对应的主题,搭配上其他主题在封面相遇。杉浦康平认为杂志表示杂然、杂乱,聚集、集结、混杂,而志及记载。记载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即成杂志。他喜欢用五色相会这个取自佛教的辞汇来形容杂志的封面。他说,象征五种物质的地、水、火、风、空五大作用相遇相容,也就是五色相会,然后就变成光彩夺目的曼陀罗。用美学符号、哲学概念等互不相干的意象混合在一起,它们之间喋喋不休,充满了人性色彩。五色相会变成美丽的曼陀罗,杂志设计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这些看上去互不相干的东西却『百花争艳』,五色相会曼陀罗的效果自然流露。」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以五色相会概念创作《银花季刊》的设计,并且表现在其书籍设计作品上)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银花季刊》的书封设计)

/贯穿故事的一条线 /

在《造型的诞生》一书中,杉浦康平特别着墨在书籍装帧设计对于造型的应用上,他认为纸张是有自己厚度的三次元物质,但是铺在桌面上的薄纸,乍看之下却让人感到只是平面的二次元物质,一旦当我们把纸张拿到手上,对折再对折,纸张便有了生命,而一本书就如同一个人,书封就是书的脸,书籍中潜藏着身体以及人的一生及思想。一本书里始终藏着贯穿故事始终的一条线,还有另外一条线,就是文字排列产生的线,书籍与电视及电影一样,包含着时间媒介的,是每个瞬间的重叠,他伴随着戏剧性的变化流动着。厚厚的一本书,即有无数跨页的书反映着各种事物。人的思想,人的一生,世界的千姿百态与整个宇宙的事件,让一本书包罗万象。

杉浦康平提出在制作书籍封面时,装帧即书籍设计,一般被比作穿的衣服,意指从外面把人包上,这些易​脱易穿的东西就是衣服,但是脸却不能随便拿下来,因为他是自己身体的延伸,是身体本身。对于一本书而言,书封即表示这本书的脸,脸与其身体,不可分离。在书的身体里面,文字的部分必须具备除了用眼睛阅读,还想要大声朗读出声的魅力,文字群在呼唤,在喃喃细语,远超越视觉效果。一本书的折页、分页及装订,让纸张变成立体存在于三度空间的风景,书背则是互相连结的意象箱。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所设计的《全宇宙志》,书侧两边翻折会呈现不同的宇宙星象景观,他认为书籍是有生命力的存在,此作品为当时设计界之巨作。)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认为书和空间一样,都必须与人接触,经人使用。书被翻阅了,就是一本「活」的书,书不是纸的堆叠,而是触发读书人五感的物品。

「我经常在想一个问题,把一张厚度0.1公厘的纸,对折,再对折,折了几次之后,它的厚度可以到达月球呢?答案是42次。如果折50次,可以到达太阳。光是薄薄的一张纸,光是简单的折纸动作,就能带领我们到达宇宙,可见一张纸蕴含了很大很大的力量。把纸聚集在一起,是很不得了的,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杉浦康平

/ 与身体相互呼应:方寸之间,伸展出宇宙 /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观察研究自然界万物之时,人体与宇宙中所蕴含的力量相互结合与照应,产生出各种形形色色的造型。人体的运动会产生「线」,一条线在空中划过,在线这个「型」上,动、看、感、悟等「灵」的力量发挥作用,感受与生命世界的联系。杉浦康平举例汉文字的一撇一捺,就像人体的运动流畅,在创造的同时,回归人体本身的构成与人类行为,就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杉浦康平认为当一个社会成熟了,变得整齐、有秩序时,很多「杂」的东西都会被排除,包括许多骚音、杂音。但是,就好比我们现在每个人口袋放着手机,尽管它不发出声音,在这空间里,已经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电磁波在互相作用着。平时走在路上,有很多的宇宙射线,穿透我们的身体,我们看不见,就以为自己安全,其实在无形中已经被影响。

「以听觉为例,现在大家以为在听我说话,其实还多很多声音在这个空间中聚集,笔掉落的声音、开门关门的声音等。而在人体里面,也存在许多骚音,心脏跳动、器官运行等发出的声音,虽然听不到,它却蕴含着关切身体健康的重要情报,有可能瞬间爆发。骚音的概念,其实在中国古代艺术里,就被大量使用,像是水墨画里,刻意使用看似干扰的枯笔线条。对我来说,每一种骚音,都是成为艺术的预备军。」——文字取自杉浦康平《疾风迅雷》展览之谈话

杉浦康平的花宇宙心世界:造型源自于生命本身

(杉浦康平著作)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无论是艺术家、建筑师或是设计师,当今艺术工作者们的创作均须体认「造型」须回归「生命」本质,对于东方文化根基的我们,回溯亚洲文化的根源,更能深入探索宇宙生命力,唤醒人类原初的潜能。唤醒隐藏在亚洲传统文化中丰富的「生命记忆」,并且传承它、延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