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條 正義( 维基百科「仲條 正義」条目备注:「仲条正义」、「仲条正義」和「中條正義」均为错误拼写,英文:NAKAJO Masayoshi,日文:なかじょう まさよし、1933年5月4日 – )日本著名设计师,曾获 JAGDA 第五回龟仓雄策赏、ADC 最高赏、TDC 金赏、毎日设计赏、日本宣伝赏山名赏、紫绶褒章、旭日小绶章等荣誉。

1933年生于东京的 仲條 正義 先生,1956年毕业于東京芸術大学美术系,同年进入 资生堂 宣传部。1961年设立 Nakajo Masayoshi 设计事务所,并开始为 资生堂 企业文化志『花椿』作设计。代表作有 资生堂旗下的众多系列产品 和 松屋银座、东京都现代美术馆、细见美术馆等。资生堂 的「花椿」可说是  仲條 正義 先生成为设计大师的代名词,从1970年至2016年停刊编辑设计长达46年!

你想象过自己80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吗?只能躺在轮椅上晒太阳?眼睛花得已经刷不了手机?在我们固有的印象里,80岁似乎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但你恐怕想不到,已经87岁高龄的日本著名设计师仲条正义,还凭借给资生堂洋果子店做的包装设计拿到了今年的JADGA奖。耄耋之年,仍然和设计难分难舍,还能做出让年轻人也喜爱的作品,今天我们来看看这位老爷爷设计师的魔力。

仲条正义与资生堂

今年获奖的资生堂洋果子店包装设计并不是仲条正义与资生堂的首次合作,实际上,提起仲条正义,《花椿》会是很多人第一个在脑海里关联起来的名词。这本仲条正义为其工作了40年的杂志,很难说清是仲条正义成就了它,还是它成就了仲条正义。

资生堂企业文化月刊《花椿》的几个重要年份

1924年,意在向日本女性传递欧美生活方式和文化信息的“资生堂月报”开始发行,13年后,随着专属资生堂老顾客们的俱乐部——花椿俱乐部创建,资生堂企业文化月刊《花椿》正式创刊。当时的创立者——资生堂的第二代社长福原信三曾梦想做一个艺术家,因此《花椿》从诞生起就一路散发着它的艺术魅力。

早期的《花椿》将海外的美妆、穿搭与生活方式潮流引入,与女性读者分享一切先于时代的美,感性而脱俗,不随潮流却引领着潮流,无论流行敏锐度还是平面设计,都扮演着先驱者的角色,连众多专业的时尚杂志都难以望其项背。

等到1968年,仲条正义开始担任《花椿》的艺术总监,这本杂志进入了下一个灵魂阶段。

仲条正义早年的绘画风格深受毕加索、马蒂斯、美元龙三郎等东西方艺术流派的影响,这种影响也延续到《花椿》身上。他曾说, “杂志弄得乱七八糟也没关系,我就是喜欢那样,太过漂亮反而无趣。”仲条正义用跳跃的几何图案、原始的线条和大胆的配色在杂志里做着有趣的实验,这些元素让杂志上的女孩们古怪但有趣。

“四十年来的每一个月我都为《花椿》工作,为了让这个看似漫长的过程不陷入无意义的重复,我不断吸收知识,不断变得聪明。我喜欢这份工作。为了防止形成惯例,每隔一年到三年的时间,我就会推翻一切,进行全新的改变。”直到今天,仲条正义仍会在一幅作品将要设计完成之时,调皮一下,打乱重来,这也许是在《花椿》的实验给他留下的“后遗症”。

视觉设计加内容策划,仲条正义用480期《花椿》奠定了自己的实力,也成就了《花椿》独特的艺术风格,即使后来他不再担任艺术总监,这本杂志仍然是众多人的心头好,远远超出了一本企业内刊的影响力。

仲条正义个人珍藏版的200本《花椿》,2016

仲条正义和资生堂合作的这些年间,先锋性的尝试并不少见。1990年,仲条正义为资生堂旗下的食品公司Parlour设计包装,他大胆地使用了蓝色这种并不能激发食欲的颜色作为主色调。这在当时十分罕见,但消费者却纷纷买单。和食物最不相称的冷色在仲条正义的设计下显得并不怪异,反而使Parlour的甜品和咖啡店在同行中跳脱出来,充满了高级感和吸引人的独特魅力。

不停创作的人生

“自己闲不下来,不停创作是为了对抗寂寞”,在仲条正义的设计信条里,设计和人生几乎可以划上等号。

1933年,仲条正义生于东京的一个木匠之家,此时还处在世界经济危机的余波中,这个极为普通的小家庭捉襟见肘。后来还因战争爆发,全家被疏散往千叶县的小镇。童年的动荡与对二战的感受在仲条正义之后的作品里还可见影响。

热爱绘画的仲条正义在高中时如愿加入了绘画社,绘画给他忧郁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热情和动力,即使画具与材料缺乏,他也从没停下画画的脚步。这一时期,毕加索的作品对他影响极深,从《花椿》里的线条、色彩也能大致窥见。后来,每当被问及心目中的英雄与影响者,仲条正义的回答皆是毕加索。

年轻时的仲条正义

1951年,仲条正义考上了东艺大,顺势回到都市生活。同一年,龟仓雄策、河野鹰思等设计师发起了“日本宣传美术会”,开始公开募集设计作品并举办展览,给予年轻设计师们崭露头角的机会。往后10年内,日本的平面设计战后复兴如火如荼,处在旋涡中的仲条正义也跨入了平面设计的世界,在大学期间就连续两年获得了日宣美展的鼓励奖。

仲条正义在第六届日宣美展奖作品前

戏剧性的是,早在大学毕业时,仲条正义就凭借在学校优异的成绩进入了资生堂工作,然而因为不想每天机械化地早起上班,仅工作三年后他便离开了资生堂。随后又因为无法适应综合性设计,在河野鹰思创立的desuka公司短暂工作了一年便离开。

此时的仲条正义在他人眼里看来是年轻气盛的个性青年,其实自己却十分迷茫、焦虑并怀疑着未来。直到有一天,在池袋闲逛时,他看到了龟仓雄策为尼康设计的海报。这幅融合了东方文化与俄国构成主义、包豪斯风格的大胆设计,让仲条正义为之一颤,这正是他向往且愿望尝试的设计方向。决定追求自我,尝试个人风格的仲条正义,在1961年成立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

龟仓雄策为尼康设计的海报

这个勇敢的尝试就此为仲条正义铺开了往后的人生道路,他的个人风格在担任《花椿》的艺术总监后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此后的诸多设计作品鬼马而另类,不断地带给人惊喜。

1998年创作的《欢迎来日本》让人感受到强烈的东西方融合,徒手勾勒的非标准化线条与几何图形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感与原动力。

《仲条之富士殇》部分海报,2002

迈入二十一世纪后,仲条正义为富士山创作了36幅海报作品,用尽各种尝试手法,重释了富士山的现代性。尽管所有的海报都采用了简洁的图形,但在细微之处却有着动人的变化。

其中一张海报由一圈圆形组成了一个梯形,将两位处于焦灼对峙状态的相扑选手框入其中。梯形象征着富士山,其中黑白相间的圆形又象征着时间的变化与流失,为相扑选手们注入了一股流动的力量,这股力量也许就是日本盛行的武士道文化。

他将这系列作品命名为《仲条之富士殇》,在“富士山”(fuji no yama)后加了一个“i”,就变成“富士殇”(fuji no yamai),以此表达创作时不断自我否定,又不断重新来过的状态。

给和平一次机会 Give Peace A Chance,2005

2005年,仲条正义被邀请为“广岛呼吁”项目设计海报,这幅作品依然是他最拿手的风格,以元素的重复性强调观点。他的一位设计师友人片岡脩是广岛爆炸的幸存者,在爆炸后遗症的折磨中,带着对和平的祈愿,这位友人在1985年开始制作100张呼吁和平的海报。然而,59岁的片岡脩还未等目标实现就去世了。在制作《给和平一次机会》时,仲条正义也希望能在心中与逝去的友人的内心建立起联系。

巴黎日本文化馆海报

2011年,仲条正义参与了NHK面向儿童的一档设计节目《啊!设计》,为其设计了卡片插图。在接受节目采访时,他提到巴黎日本文化馆的海报是他最喜欢的作品。这幅为了增进日法关系的海报上采用了两国国旗的颜色,蓝白有和平的意蕴,简单的图形组成了海上的自由与浪漫。

CATS,2014

2014年,仲条正义接到一份来自青山HB画廊的邀请,希望他以猫为主题办一次展览,这份邀请有趣而富有挑战性。以往在设计中凭脑海天马行空想象创造的仲条正义这次却决定还原猫的真实的特征,而观察对象就是在工作室与他常年相伴的猫咪小吉。

仲條正義与猫咪小吉

“仔细看的话,猫的眼睛和牙齿有点可怕,但并不是过于可怕,当然也有可爱的部分。所以我要寻找到可爱和可怕的平衡点。”

CATS TABLE

仲条正义的女儿是一位建筑设计师,由他设计、女儿结合传统工艺制作的猫型小桌子成为了他最爱的与猫有关的设计作品。木质小桌在整体造型上像是猫在前行,桌脚则模拟了猫爪,十分可爱。

21世纪Rimpa海报大赛参赛作品,2015

2015年的这幅屏风海报,也颇具童趣,用最简单的方式传达着最丰富的内容,年纪越大,仲条正义的设计越是返老还童。

同年,他还与其他24位艺术家、设计师等,在日本设计委员会的发起下,为拉面碗进行了设计。

设计无法停下,他在2017年又参与了名为“つつの靴下”的展览,所设计的袜子将会在展出的同时供人们购买,最后捐给“Save the Children”基金会。他在介绍设计理念时说:“向日葵是我最喜欢的花,但是花季已经过了,今年太忙,都还没有机会看到。”看花的简单愿望也被他倾注到设计中。

做设计的这些年,仲条正义在海报、杂志、字体等设计的各方面大展拳脚,留下了无数有着个人特色的作品,“在设计上,我从不追求流行,我就是流行。”这样的底气,绝不是凭空得来。

饮&呕吐,IN&OUT

近几年,“饮&呕吐,IN&OUT”的展览是与仲条正义最紧密的关键词。这个展览将他过往的近百件经典作品、个人珍藏版的200本《花椿》、创作于2016年的《Mother and Others》系列22张海报悉数展出,算是一个近乎完整的人生作品总结。

展览的中(饮&呕吐)、英(IN & OUT)、日(飲&嘔吐)三语标题在发音上达成了巧妙的相似,配上由仲条正义的好友、平面设计大师葛西薰设计的海报,显得另类而有趣。

在所有展出的作品里,《Mother and Others》海报系列最能体现仲条正义耄耋之年的设计想法。这组以母亲为主题的设计,却没有母亲出现,建筑物、火车、向日葵等代替了人形,符号化的图案奇怪而可爱。整体色彩明快,线条简单,但又透露着很多更深的寓意,连他自己都将其形容为“似乎并非出自我手的奇怪之物”。

有着鲜艳嘴唇的向日葵代表母亲,呵护着身下的小向日葵;火车头吐出了无边无际的烟雾,正微笑着向观看者驶来,如同一位母亲在向周围的邻居炫耀自己优秀的儿女,又似乎是为遇到艰难的儿女加油鼓劲。

仲条正义觉得把“M”从“MOTHER”里拿掉,就成了“OTHER”,母亲视角变成旁人视角。在这些画面里,母亲不再单薄,而与其他人产生联系,影响着身边的所有人。就像他自由跳跃的创作,感染着每个观看者的童真初心。你很难察觉出这些作品是出自一位耄耋老人之手,它们焕发着这个时代最鲜活的气息。

在接受采访时,仲条正义坦言,“以80几岁的的年纪,很难做出也不太需要再那么努力设计出什么特别的东西,得过且过也可以。 但是做到一半看看那些左右为难的半成品,还是觉得过不去自己那道坎,态度转变之后灵感重新回来,才设计出这些大家看到的‘奇怪’的东西。”这是87岁设计师的心境,我想多少能触及我们今天年轻设计师的内心。

在完全可以去泡温泉安享晚年的时候,仲条正义仍在每年不停地产出作品,安逸享乐的生活超过一周便让他无法忍受,他的设计“从未静止”。在他看来, “设计就是拼搏精神与少年之心。”也许这正是他保持动力的终极奥义。